奔五的女人

  12418244-31e6a9c615d0452f.jp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? ? ? 看着屏幕上刘若瑜心如刀绞的样子,我的泪不知不觉溢出眼睑。女人四十豆腐渣,豆腐渣可以喂猪、喂鸡鸭,女人五十呢?是鸡粪吗?很好的肥料,但现在很多地已经荒芜了。

  ? ? ? 她刚从超市回来,她不知道是怎样到家的。刚才超市的那一幕,如电击雷鸣,她和他已离婚,她知道他早已有人,有私生子,因在大洋另一端,并未亲见,所以心痛并不透彻。今天这个可爱的小男孩,跑到脚边捡起滚落的小皮球,然后匆匆跑开,她才目睹了陈世美移情别恋的果实,“儿子”,“爸爸”,“抱抱,跑哪儿去了?爸爸跟你说过,出门别瞎跑啊……”,多么熟悉的声音,她寻着声音望去,她望见男人显摆父爱的背影,多么熟悉的身形,就是他,她怔住了,她站不稳,靠住货架,她喘不过气,手捂在胸口上,她一遍一遍喃喃自语:“世界就这么小吗?这个一辈子不想见的负心汉,不仅负我,也负了我们的亲生儿子……”,

  ? ? ? 那一刻,她失魂落魄、神志恍惚,还好,车开回来了。她颤抖着翻出相册,揭到那一页,定住了,这是她保留的和前夫的最后一张照片,照片上她穿着长裙,很年轻很漂亮,他穿着礼服,英俊绅士,两个人紧紧地挨着,多幸福啊!过眼烟云,一切都是假的。相册从她手上滑落,像一枚从树上坠落的空心梨。

  ? ? ? 其实,她从没有忘记过这个男人。她不甘心。当儿子凯文从他父亲的豪宅回来的时候,她问儿子的第一句话是:“她长什么样”,“她比你年轻漂亮,比你优雅,她儿子也比我强,比我有教养”,她的脸变得煞白,她输得很惨,人到中年被抛弃,离婚仅落下这一幢房子,生活靠招寄宿留学生维持,前夫的资产有多少,她没上过心,何况经过八年的隔离,她更不知道,离婚时协议上仅有这个房子,儿子另给抚养费,还威胁:如果不离,债务共同担负。这个没心眼的女人只能离。

  ? ? ? 是仇人“狭路相逢,分外眼红”,还是这边风景独好?前夫说:我愿来,谁管得着!前夫一家是来碍眼的吧,大别墅离刘若瑜的公寓不远,别墅带着游泳池,保姆仆人列队侍候,从小三上位的阿姨,端庄大方,举止优雅,处处显示着女主人的威严,她礼仪到位,让儿子叫凯文哥哥,又无比温关地关心体贴丈夫,她真是个温柔贤淑的妖精。

  ? ? 儿子责备她:捡了芝麻丢了西瓜。不是吗?八年的陪读让刘若渝丢了拥有万贯资财的丈夫 气若游丝的纽带,不断地将父亲家的信息输送给刘若瑜,刘若瑜不由自主地比较、回忆、琢磨、发酵,让失落和不甘心的痛苦时常撕咬着自己,她用喝酒麻痹着自己。

  ? ? ?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?每年每月有多少如刘若瑜这样的女子被离婚。有人说:婚姻是势均力敌的双方的一场较量;有人说:婚姻是一场交易。

  ? ? ? 女人在步入婚姻的殿堂后,容易被甜言蜜语和信誓旦旦冲昏头脑,人一旦被眼前的幸福迷得神魂颠倒,不思进取、想当然,迟早会挨当头一棒。当女人将心交给男人的时候,男人的心还揣在自己口袋里。《我的前半生》里的子君就是这样的例子。树立“忧患意识、危机意识”,未雨绸缪方能防患于未然。

  ? ? ? 然而那么多进入围城的女人犹如飞蛾扑火,一婚傻一辈子。当相夫教子、贤妻良母等一套套枷锁扣向女人的时候,不少人会失去理智,毫无保留地发扬奉献精神,她们一心一意常年致力于锅碗瓢盆、擦桌抹地、育儿、攥钱养家,唯独忽略了对自己的进修,将自己的专业、特长抛于脑后,日复一日,社会在悄悄变化,女人也在变化,只是前者在进步,而在家的女人却在走下坡路,容颜憔悴,谈吐乏味,而男人的视力并没下降,相反他们的审美力却在不断上升,为了逃避家里的怨妇加黄脸婆,他们开始害怕回家,借口出差几天不回也是常有的事。女人哪里知道,自己的婚姻已出现裂缝和危机。

  ? ? ? 做女人难。如若嫁给凤凰男,哪怕奔五了,必须要变着花样装修自己,从里到外,骚首弄资。美貌犹如赵飞燕,温柔要比赵合德。

  ? ? ? 做个有里有面的女人更难。只叹息自己没有翻云覆雨的本领,既能料理好家务、教育出优秀的子女、又能管住另一半的心,确保专注地爱自己,这得有多大的能量!

  ? ? 要我说做个体面的女人没那么难!难都是自找的。真正的爱不是奴颜婢膝的、不是委曲求全的。真正的爱是平等的。如果我们自身是一棵根深叶茂的树,就不做攀附的藤蔓,“你有你的铜枝铁杆,像刀,像剑,又像戟;我有我的红硕的花朵,像沉重的叹息,又像英勇的火炬”,这才是两个真正相爱的人,平等的婚姻。

  ? ? ? 女人当自强,那样你才更性感。

  ? ? 关于女人要自强,冯唐是这样说的:“不容易生病的身体,够用的收入,养心的爱好,强大到浑蛋的小宇宙。拥有这些不是为了成为女汉子,而是为了搭建平等的基础,自己穿暖,才是真暖;自己真暖,才有资格互相温暖。”

  ? ? ?

  ? ? ?

达到当天最大量